您的位置:首页 >资讯 >

智能快递柜行业大战 或许才刚刚开始

2019-07-30 10:00:07    来源:百家号——小饭桌新媒体

文丨不凡商业记者 石富元

11.11当天,雪花般的快递包裹就已经开始涌入武圣东里小区,南门开便利店的张姐同时也是一名菜鸟驿站站长,负责着日常小区用户快递包裹的收寄,这项业务甚至比她本职工作还重要。

而张姐最重要的竞争对手,是隔着一条过道的一组“柜子”,这组柜子之前是橙色的,上面印着“中集e栈”,最近换成了绿色的,logo变成了“丰巢”。

据张姐讲,圆通的包裹一般会放在她这,顺丰的包裹都放到了对面的快递柜,中通、申通、韵达等其它快递的包裹则是随机放,全看快递员心情。

但长久经营下来,相比冰冷的快递柜,和张姐逐渐相熟的快递员更愿意把东西放在她的店里,而且顾客也都和张姐很熟,张姐甚至都知道大部分顾客的名字。

在运联传媒研究院执行院长李忠心看来,驿站与快递柜各有优势,驿站更有“温度”,快递柜则适用场景更多。而且目前而言,在搜集用户行为数据方面,快递柜比着驿站要略胜一筹。

而无论驿站还是快递柜,都是快递行业“最后100米”的一种解决方案,为的是解决快递配送“人难找、门难进、送件慢、收件难”等终端配送难题。其中智能快递柜被提出来的更早,曾经还刮出过一阵创业风口。

创业风口到双寡头时代

2010年,中国邮政设立了国内第一个快递包裹智能投递终端,开启了行业先河。此后几年随着电商的爆炸式增长,快递包裹年增长量也随之井喷,终端快递配送员开始越来越不够用。

为了缓解快递“最后100米”的配送压力,2012年起投身智能快递柜行业的创业公司越来越多,俨然形成了一个小风口。速递易、中集e栈、云柜、格格货栈等都是在2012年-2014年先后成立。

看到新风向的顺丰,2015年集结中通、申通、韵达、普洛斯联合成立了“丰巢科技”,加入智能快递柜战局。

坐拥快递业半壁江山的丰巢,迅速开启了狂飙突进的线下扩张之路,很快就杀入了第一梯队。与此同时,丰巢也开启了并购之路。

2017年9月,丰巢对外宣布收购中集e栈,合并后一共拥有7.4万组快递柜。有数据统计,2018年智能快递柜市场规模将达134亿元。

在同年6月,行业先导速递易被中国邮政收购,更名“中邮速递易”,当时快递柜总量达7.6万组,与丰巢不相上下。

在李忠心看来,快递柜的价值在于有人使用,因此谁手里有货谁做起来更有优势,而且谁资本更雄厚,谁更有机会占领市场。

相比丰巢和中邮速递易,其它梯队的玩家无论在货源方面还是资本方面都不占优势。

“规模小的就不要参与了,毕竟这是大资本才能玩的游戏。”

截至目前,丰巢获得的融资总额已达50亿元,而去年中国邮政和菜鸟网络联合投资速递易的资金规模达4.8亿元,由于国有资本的介入,速递易在物业租金上也能得到相应的优惠。

如此一来,纯粹的第三方快递柜运营商的确难以抗衡。据李忠心介绍,第三方的快递柜创业企业主要是一些自认为有成本优势的企业,比如做铁箱的企业和运营物流地产的企业。

但目前的行业现状是,快递柜是作为一个成本中心而存在,并非作为一个营收中心而存在,快递柜的价值主要是帮助快递企业降低终端配送成本,却很难直接从C段用户手里获得规模化盈利。

因此,不具备货源优势的第三方快递柜企业,即使大规模扩张,也难以持续经营。

据国家邮政局最新发布的报告显示,2018年前三季度,中国主要企业设立智能快递柜25万组。艾瑞预测,到2018年年底全国快递柜总量将达32万组。相比丰巢和中邮速递易各14万组的年底铺货量计划,二者的市场占有率接近90%,已经初步形成双寡头格局。

但即便已经达到了如此的市场占有率,丰巢和中邮速递易依然面临着难以盈利、持续亏损的挑战。

破解盈利难题

数据显示,丰巢2016年亏损2.5亿元,2017年亏损3.85亿元,迅速扩张的同时,亏损也在扩大。这主要源于每年水涨船高的物业租金成本,和始终无法从C端用户手里收到钱的尴尬。

有报道称,快递柜的场地年租金从3000-30000元不等,而且随着竞争加剧,一个小区往往会好有好几个不同品牌的快递柜入驻,一个合适的场地往往会有多家争夺,物业也乐意让多家企业竞价上岗。

另一方面,快递柜多年来在消费者手中打开营收突破口的努力一直不太成功,丰巢接连推出的“超时费”和非强制“打赏”尝试都遭遇了巨大非议。

在消费者看来,自己所付的快递费就应该包含快递柜的使用费,因此不愿意再多掏钱。据张姐讲,很多顾客就是不满快递柜收费,才越来越多要求快递员把快递放在她的便利店。

而快递柜普遍使用的广告营收策略,即在快递柜箱体和屏幕上开放广告位的做法,目前也没有哪家做的太出色。“快递柜的最主要金主还是各大快递公司,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个情况都不太可能改变。”李忠心说道。

快递柜目前之所以还处于大规模亏损状态,主要是由于中国的劳动力依然太便宜,快递柜对快递员的替代性还不够强,转亏为盈的时机还不到。

圆通的财报显示,终端配送员目前一单的派送费用是1.4元,而快递员使用快递柜寄存根据格口大小不同需要支付0.3-1元不等的费用,但平均配送时长却能从7分钟降低到3分钟,是一个用钱换效率的算计。

目前的快递业发展现状是,每年快递量增速依然强劲,但快递员的增速已经越来越缓慢,而且各家都在争夺快递员资源。当快递员的单位时间成本高于快递柜使用成本时,快递企业就会更多的使用快递柜替代快递员。

智能快递柜的价值不仅仅是终端投递那么简单,还可以被开发出更多的使用场景以及盈利点。

据爱回收运营总监王文逸对不凡商业介绍,现在全国所有的丰巢快递柜和中邮速递易快递柜都有爱回收的服务,用户可以直接扫码进入爱回收支付宝小程序,在小程序上进行下单,下单之后把他需要回收的手机放到快递柜里面,寄到爱回收。

有报告预测,到2020年,全国智能快递柜组数将达75万组,市场规模将近300亿元人民币。但李忠心预测,智能快递柜的真正价值如果能被开发出来,市场规模绝对能超千亿人民币。

但在一致向好的大趋势里,丰巢能否一直独占鳌头,在当下看来却是一件不那么确定的事情。

充满变数

去年6月份,由于数据接口之争,菜鸟与丰巢爆发了激烈的口水战,甚至引来了邮政总局出面调停。

事件虽然平息,但暗战仍在继续。在中邮投资速递易的过程中,菜鸟也参与了进来,站在了丰巢最大对手的身后。

随后圆通、中通、申通、韵达、百世等又纷纷站队阿里,圆通甚至要求快递员不准使用丰巢快递柜,这才有了文章开头圆通挺张姐,顺丰挺快递柜的一幕。

根据丰巢提供的2016年各家快递公司“丰巢”快递柜使用量数据信息显示,中通使用量占比22%、圆通占比18%、申通占比14%、韵达占比14%、百世占比10%、顺丰占比6%,其它快递瓜分剩下的份额。

因此一旦丰巢失去了各大快递企业的订单,无异于被釜底抽薪。而且快递柜相比菜鸟驿站,不一定是成本更优的终极解决方案。

快递柜比着驿站在空间使用率上更高效,对用户行为数据的搜集上也更全面,但缺乏“温度”,如果二者能够结合,就能“一人一柜”发挥出更大的价值。

“以驿站站长为核心,建立起与社区内消费者的情感联系,然后快递柜辅助提供服务,不一定只是快递服务,还可以延展各类本地生活服务、政务服务等,比如某地开演唱会,旁边的智能快递柜可以负责打印演唱会门票。”李忠心解释道。

张姐透露,很多用户因为和她相熟,当同时在驿站和快递柜都有待取包裹时,往往会先从驿站取包裹再去快递柜取包裹,以免尴尬。由此可见,在用户的情感维系上,人确实比柜子要可靠。

据公开信息显示,为了应对竞争,今年1月份开始菜鸟也已经在铺设自己的快递柜,加上已经铺开的菜鸟驿站网络,就有可能实现“一人一柜”的设想。

因此丰巢未来要面对的不仅仅是同行的竞争,而且还要迎接菜鸟的冲击。智能快递柜行业大战,或许才刚刚开始。

相关阅读